+发表新主题
分享
查看: 1526|回复: 0

案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复制链接]

案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紫色风铃 发表于 2015-12-30 09:38:04 浏览:  1526 回复:  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一、案情    
甲公司述称:甲公司经过招投标与温州**五金公司在2004年12月20日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温州**五金公司将倍于瓯海经济开发区蛟凤路7号的温州**五金公司生产车间的土建工程发包给甲公司承建,工程预算为2300000元(人民币,下同)。随后,双方于2005年6月30日签订了另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将温州**五金公司位于瓯海经济技术开发区蛟凤路7号的温州**五金公司生产车间的加层(4-5层)土建工程发包给甲公司承建,工程预算为1080000元。签约后,甲公司组织施工人员施工,现有关工程项目已建设完毕,并且完成了对安装工程、室外附属工程土建、安装工程等追加部分工程的施工。工程竣工后,温州**五金公司组织了竣工验收,于2006年10月1日将其投入使用并实际生产至今。但截至2007年2月9日,温州**五金公司仅支付甲公司工程款2583000元,至今尚欠甲公司797000元。温州**五金公司称将在退还保证金时一并支付拖欠的工程款。但从工程实际投入使用的2006年10月1日至今已满5年,温州**五金公司至今未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和保证金。为此,甲公司向本委提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
(一)温州**五金公司支付工程款797000元;
(二)温州**五金公司支付工程款利息(以工程款797000元为基数,自2006年10月1日起至全部款项付清止,按同期同类银行使其贷款利率计算);(三)本案仲裁费用由温州**五金公司承担。    
针对甲公司的仲裁请求,温州**五金公司答辩称:    
(一)对甲公司认定的工程总造价3380000元没有异议,但对已经支付工程款2583000元及尚欠工程款797000元的说法有异议。自2004年11月25日开始至2007年2月9日止,温州**五金公司通过涉案工程的实际承包人张某以转账支票、现金支票、现金等方式,已累计向甲公司支付工程款16笔,合计3734553元。甲公司已向温州**五金公司出具3150076元建筑业统一发票(开票日期为2008年1月21日,发票代码为233000720243,发票号码为01503122)。因此,甲公司所称仅收到工程款2583000元与事实不符。温州**五金公司未拖欠工程款,而是多支付了354553元。    
(二)温州**五金公司未拖欠工程款本金,甲公司要求支付拖欠工程款利息于法无据,不应支持。    
(三)涉案工程竣工验收的时间为2006年1月26日,最后一期付款的时间为2007年2月9日。温州**五金公司在支付最后一笔工程款时,已经将质量保证金一并予以支付,而且多支付了354553元的工程款。因此,不存在质量保证金在5年后退还问题。鉴于甲公司在2007年2月9日之后,从未向温州**五金公司主张权利,也不存在其他时效中止或中断的情形,因此,甲公司的请求超过法定诉讼时效,依法应予以驳回。    
(四)甲公司明知温州**五金公司未拖欠工程款,且其仲裁请求已过法定诉讼时效的情况下,仍然提起仲裁,其原因在于涉案工程实际承包人张某因刑事案件被刑拘。由于所有的工程款均是通过张某汇入甲公司的,现张某被限制人身自由,无法对证,故甲公司想钻此漏洞,其做法既不道德更不合法。
(五)甲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存在工期延误、该支付的水电费未支付(由温州**五金公司代为垫付)、未足额出具发票的多项违约行为。    
同时,温州**五金公司提起仲裁反请求申请,称:2004年12月20日,温州**五金公司将位于瓯海经济开发区蛟凤路7号的温州**五金公司生产车间土建工程发包给甲公司施工,并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由协议书、通用条款、专用条款三部分组成。其中协议书部分约定了工程概况、工程承包范围、开工时间(2004年12月30日)、竣工日期(2005年8月30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241天)、合同价款(2300000元)。2005年6月30日,温州**五金公司将其生产车间加层土建工程再次发包给甲公司施工,并另行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协议书部分约定开工日期为2005年6月31日,竣工日期为2005年12月23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为180天,合同价款为1080000元。两份合同中专用条款第35.2条均约定,甲公司不能在约定的竣工日期竣工的,每延期一天罚款200元。实际上,涉案生产车间工程于2005年1月5日开工,根据合同的约定,应当于2005年9月2日竣工;涉案生产车间加层工程于2005年7月1日开工,根据合同的约定,应当于2005年12月31日竣工。然而,框架五层生产车间工程于2006年1月26日才竣工,生产车间工程工期延误145天,生产车间加层工程工期延误26天,甲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另外,甲公司仅向温州**五金公司出具3150076元发票,还有230000元发票尚未出具。温州**五金公司已为甲公司垫付水费20587元、电费142336元,该笔费用应当由甲公司支付给温州**五金公司。为此,温州**五金公司提起仲裁反请求,请求依法裁决:(一)甲公司向温州**五金公司支付延期竣工违约金34200元(其中,生产车间延期竣工违约金从2005年9月3日起至2006年1月26日止为29000元,生产车间加层延期竣工违约金从2005年12月31日起至2006年1月26日止为5200元,按每日200元计算);(二)甲公司立即向温州**五金公司出具金额为2300000元的税务发票;(三)甲公司立即向温州**五金公司支付水费20587元、电费142336元;(四)本案仲裁费用由甲公司承担。    
针对温州**五金公司的仲裁反请求,甲公司答辩称:    
(一)关于工期延误的问题。首先是施工许可证的办理延误了26天才导致工期延误;其次,涉案工程追加了车间加层工程,因此第二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变更了前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于竣工时间的约定;最后,竣工验收表证明涉案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针对的是同一栋房屋,该两份合同的工程是一起验收的。(二)关于税务发票问题。甲公司同意工程款支付后向温州**五金公司出具发票。    
甲公司为证明自己的答辩主张,提供以下证据:    
浙江省建筑工程预算(94)定额温州补充本,1996年4月温州市工程造价管理处发,证明水电费计算方法,计算方式通过咨询专业人员获取,经计算,电费应为390000元左右。    
因张某涉嫌经济犯罪已被公安机关羁押,仲裁庭为进一步查明本案的相关事实,于2012年11月26日前往温州市看守所对张某进行了询问,并制作了调查笔录。    
仲裁庭根据双方的陈述、质证和辩论意见,经合议,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仲裁庭调取的证据作如下认证:    
(一)关于甲公司提供的证据认证问题。    
1.关于甲公司提供的仲裁请求的证据。    
温州**五金公司对甲公司提供的证据1没有异议,但认为甲公司作为建筑企业承建涉案工程应出示相应资质证书。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异议,但认为温州**五金公司支付的16笔工程款,有部分是通过潘某和**公司支付的,潘某作为温州**五金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作为持股75%的股东,其支付行为均应视同温州**五金公司的行为。对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异议,但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①合同约定的开工日期为2004年12月30日,实际开工日期以开工报告为准,因此开工日期其实是2005年1月5日;②该实际开工日期在竣工验收备案表也有所反映,开工日期仅延长5日,不存在被延长26天的事实。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未提出异议,但认为:①该工程的施工许可证上显示开工日期仅延长5天;②尽管针对两份建设工程施工的涉案工程只有一个,但前一份合同针对的是生产车间1-3层,后一份合同针对的是生产车间加层4-5层,两份合同分别对应各自中标通知书,由独立的两个施工时间,不存在甲公司所说的设计变更问题;③两份合同专用条款第35.2条均约定工期每延期一天罚款200元;④对质量保修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意见,但提出工程质量保证金已经同工程款一并予以支付。    
综上,仲裁庭认为本案事实如下:    
2004年12月20日,温州**五金公司作为发包人,甲公司作为承包人,双方就位于瓯海经济开发区蛟凤路7号的温州**五金公司的生产车间的土建项目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开工日期为2004年12月30日(实际以开工报告为准),竣工日期为2005年8月30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240天;金额为2300000元,合同价款采用国宝价格方式确定;因设计变更和工程量增加造成工期延误,系工程师确认,工期相应顺延;监理单位委派的工程师为吴某;工程总造价的2%作为工程保证金;工程质量保修内容包括合同承包范围内所有工程内容,工程保证金至保修期满贰年退1%,满伍年退1%;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产生争议时向温州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2005年6月30日,温州**五金公司作为发包人,甲公司作为承包人,双方就位于瓯海经济开发区蛟凤路7号的温州**五金公司的生产车间加层(4-5层)的土建项目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开工日期为2005年6月31日(实际以施工许可证为准),竣工日期为2005年12月31日,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180天;金额为1080000元,合同价款采用固定价格合同方式确定;由发包人办理施工许可证及其他施工所需证件;因设计变更和工程量增加造成工期延误,经工程师确认,工期相应顺延;监理单位委派的工程师为吴某;付款方式按以前签订的合同加后期加层造价比例付款;工程质量保修内容包括合同承包范围内所有工程内容,工程保证金至保修期满2年退1%,满5年退1%;双方约定,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产生争议时向温州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    
2005年1月5日,涉案生产车间工程 (1-3层)的土建项目开工。2005年7月1日,生产车间加层(4-5层)土建项目开工,并于2005年7月26日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编号33032100506160101)。2006年1月26日,温州**五金公司框架五层的生产车间土建工程竣工验收,并于同年10月1日投入使用。涉案工程总造价为3380000元,自该工程投入使用至今,温州**五金公司未曾直接向甲公司支付涉案工程款。2004年11月25日至2007年2月9日期间,温州**五金公司通过现金支票、转账支票、银行汇款及现金支付等方式向张某支付款项16笔(合计金额3724553.66元),其中8笔(合计金额为2583000元)由张某转入甲公司的银行帐户。2008年1月21日,甲公司向温州**五金公司出具金额为3150076元的建筑业统一发票。自2007年2月9日收取最后一笔工程款后,甲公司未再向温州**五金公司主张涉案工程的工程款。2012年5月24日,甲公司向本委提请仲裁,要求温州**五金公司支付工程款余款及利息。    
另查明,温州**五金公司作为委托人与丙公司就温州**五金公司生产车间加层工程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委托监理合同》,约定:合同自2005年6月30日开始实施,至2005年12月1日(以施工合同工期为准),由丙公司作为监理人承担监理业务和监理责任,本项目监理费伍万元(暂定)。丙公司温州分公司负责人张某。    
再查明,张某因涉嫌非法集资现已被公安机关刑事羁押。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供的书面证据和相关材料以及庭审笔录等予以佐证。    
二、仲裁庭意见    
基于前述事实,仲裁庭就本案裁决的几个问题作如下评判:    
(一)关于本案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效力问题。    
甲公司与温州**五金公司分别于2004年12月20日和2005年6月31日签订的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形成的,意思表示真实,签订合同的主体适格,合同形式、内容均没有违反我国法律法规的强制性、禁止性规定,应依法确认为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依约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温州**五金公司认为甲公司与张某之前存在挂靠关系,并以此为由对本案合同效力提出质疑,但因其未能提供相应证据对挂靠关系的存在进行佐证,仲裁庭不予采信。    
(二)关于本案仲裁时效的问题。    
温州**五金公司认为,涉案工程于2006年1月26日竣工验收,其最后一次支付工程款是在2007年2月9日,至2012年5月24日甲公司申请仲裁,已超过两年诉讼时效,期间 并未有证据显示甲公司曾向温州**五金公司主张过工程款。仲裁庭认为,根据双方合同的约定,保证金采用“余工程总造价的2%作为工程保证金”的形式,没有单独设立保证金,因此,保证金应当作为工程款的一部分。涉案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均对保修期限进行了约定“工程保证金满贰年退1%,满伍年退1%”,据此,涉案工程款应在保修期届满后才可能全部结清。温州**五金公司称其已将工程保证金与工程款一并予以支付,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保证金支付的具体时间,对此仲裁庭不予采信。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关于“诉讼时效期间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的规定,涉案工程款的诉讼时效自保修同满后起算,确认本案未超过仲裁时效。  
(三)关于甲公司仲裁请求的问题。    
涉案合同为固定价格合同,双方确认工程量未增加,对工程总造价3380000元无异议。仲裁庭基于合同的约定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确认本案工程总造价为3380000元[生产车间(1-3层)施工合同金额2300000元+生产车间(4-5层)施工合同金额1080000元]。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张某的行为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即双方对已支付工程款的确认。温州**五金公司认为,张某为涉案工程的实际承包人,其向张某支付的16笔合计3734553.66元均应视为对甲公司的支付,且已经勃勃实际工程造价。甲公司认为,张某无权代表甲公司与温州**五金公司结算。仲裁庭认为,鉴于甲公司的所有工程款均由张某经办,温州**五金公司支付给张某的款项金额达3734553.66元,已超过其应付工程款,且涉案工程于2006年1月26日竣工,长期以来甲公司未对工程款支付模式提出过异议。因此,甲公司的上述行为足以使温州**五金公司有理由认为张某是代理甲公司收取涉案工程款。况且,甲公司自2007年2月9日收到最后一笔工程款后,已于2008年1月21日向温州**五金公司开具建筑业统一发票,此后从未直接向温州**五金公司主张除双方认可的2583000元工程款以外的其他工程款。四顾,仲裁庭认为张某领取工程款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确认张某收取的款项为本案工程款。鉴于张某领取工程款数额已超过双方确认的工程总造价,甲公司又无相关证据反证,故仲裁庭确认温州**五金公司已全额付清本案工程款,对甲公司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四)关于温州**五金公司的仲裁反请求的问题。    
1.关于甲公司应否承担逾期竣工违约责任的问题。    
庭审中,双方对涉案工程最终竣工验收日期为2006年1月26日予以确认。温州**五金公司认为,按照双方约定,生产车间工程(1-3层)竣工日期应为2005年9月2日,此后增加的生产车间加层工程(4-5层)的竣工日期应为2005年12月31日,因此,生产车间工程(1-3层)延期145天,生产车间加层工程(4-5层)延期26天,依据涉案合同中关于承包人每延期竣工一天罚款200元的约定,甲公司应支付相应的延期竣工违约金。甲公司认为,涉案工程包含温州**五金公司生产车间全部1-5层,尽管签订了两个合同,但施工对象为同一栋房屋,框架五层是一并竣工验收的,后一个合同对于工期的约定应视为对前一个合同工期约定的变更,双方就涉案工程的最终竣工日期实质上已变更为2005年12月31日。此外,后一合同尽管约定2005年6月31日开工,但双方均同意实际形式日期以施工许可证为准,施工许可证签发的日期为2005年7月26日,迟于双方约定的开工日期26天,根据合同的约定,应由发包人办理施工许可证,由于施工许可证的延期办理导致工期延误,迟延办理施工许可证的26天时间应由温州**五金公司自行承担,因此,甲公司不构成违约,无需承担违约金。    
仲裁庭采纳甲公司的意见,认为第二份合同中竣工日期的约定应视为对涉案整体工程竣工验收时间的变更,因此,涉案整体工程的竣工验收时间变更为2005年12月31日。但由于温州**五金公司未按期办理施工许可证 ,导致涉案整体工程于2006年1月26日竣工验收,工期实际延误26天,该责任应由温州**五金公司自行承担,不应由甲公司承担。    
2、关于甲公司应否温州**五金公司所称水电费的问题。    
仲裁庭认为:①本案施工合同为固定价格合同,工程承包采用包工包料形式,因此涉案工程总造价3380000元应包含施工产生的水电费;②双方均表示本案工程款无需结算,温州**五金公司就施工产生的水电费提起的反请求与其关于工程总造价的意见相左;③温州**五金公司提供的水电费发票显示其所主张的水电费部分由**公司支付,且没有证据显示该些水电费产生于涉案工程施工作业。故甲公司无需承担该部分的水电费,对温州**五金公司该项仲裁反请求不予支持。    
3、关于甲公司应否开具工程款发票的问题。    
经仲裁庭审理,甲公司已经开具金额为3150076元的建筑业统一发票,涉案工程总造价为3380000元,结合上述对已付工程款的认定,剩余229924元工程款尚未开具发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从事经营活动的单位,对外发生经营业务收取款项,收款方应向付款方开具发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参照上述法律规定,仲裁庭认为,建设单位收悉工程款后开具工程款发票、业主单位支付工程款后取得工程款发票应当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无需当事人明确约定而存在的附属权利义务,直接影响合同目的的实现,故温州**五金公司要求甲公司开具税务发票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但金额以229924元为限。    
(五)关于本案仲裁费用负担的问题。    
基于上述的评析,仲裁庭认为,本案仲裁请求的仲裁费用,应由甲公司负担;仲裁反请求的仲裁费用,应由温州**五金公司负担90%,由甲公司负担10%。    
三、裁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二十条和本委仲裁规则第八十二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驳回温州**建筑公司的仲裁请求。    
(二)温州**建筑公司应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向温州**五金公司提供金额为229924元的工程款正式票据。    
(三)驳回温州**五金公司的其他仲裁反请求。    
(四)本案仲裁请求的仲裁费用24992元,由温州**建筑公司负担;仲裁反请求的仲裁费用9835元,由温州**五金公司负担8851.50元,由温州**建筑公司负担983.50元。    
本案仲裁请求的仲裁费用和仲裁反请求的仲裁费用均由各自预交,温州**建筑公司在履行上述第(二)项义务时,一并向温州**五金公司支付应由其负担的仲裁反请求的费用983.50元。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